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大唐第一全能纨绔

章节目录 第236章 送礼的忒多

????:[]

????其实,不光徐惠对小弟的升官晋爵感到惊讶,连李二陛下也有些收不住的感觉。

????谁能想到徐齐霖会有那么多的本事,功绩一个接着一个,还都是实打实的。要怪,也只能怪他有个好师父。

????当然,要是想想那些狗屁不是,偏生有个好爹,不用辛苦就能继承爵位的纨绔,李二陛下又有点平衡了。

????就象马大秘所说,升官职,晋爵位,赏财物,不都是酬功你一个富有四海的皇帝,还担心对一个少年封无可封、赏无可赏嘛

????最主要的一点,徐齐霖不是武将,更不是文韬武略都厉害的那种。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军神李靖,李二陛下是真不敢再用;李靖呢,也真是不敢再立功勋。

????不但是不敢立功,自从唐奉义诬告李靖谋反后,李军神“乃阖门自守,杜绝宾客,虽亲戚不得妄进”。

????什么意思,就是关门闭户,做个老宅男。别说什么客人了,就是亲戚也不能轻易入府见到他。

????避嫌到了这种程度,也不知是李二陛下的猜忌,还是李军神的谨小慎微。但关键的原因还是李军神太厉害了,不仅能打仗,还能写兵书,可谓是才兼文武。

????而徐齐霖呢,只能算是长袖善舞的理财能手,入相或有希望,出将则没有可能。

????所以,徐齐霖不用避嫌,李二陛下也能放心使用,可谓是两全齐美。

????徐齐霖去冰霞宫小坐了一会儿,和姐姐聊了聊家常,便领着小妹出宫回家。

????年前基本上不用再进宫了,大盈库那边只需每天去看看,徐齐霖开始准备好好度过这几天假期了。

????对于自己在唐朝过的第一个年,徐齐霖是既期待,又有些怪怪的感觉。

????因为并不是很了解唐朝过年的习俗,管家便尽数包办。各种应用之物,也是管家采购。

????而徐齐霖则带上小妹、斯嘉丽和阿佳妮,把东西两市逛了个遍,有用没用,只要丫头们喜欢,那就买、买、买。

????等到尽兴而回,管家便在宅门处候着,递上名刺,禀报说送礼的来了好几拔,现在还有客人在厅堂等着呢!

????徐齐霖猜想是因为镜子的事情,可也不能绝对肯定。冯智戴嘛,兴许是真有别的事情。

????径直来到厅堂,徐齐霖干咳一声,待冯智戴抬头,才笑着拱手见礼,“劳冯兄久候,恕罪恕罪。”

????冯智戴已经等了不短的时间,瓜子皮都有一小堆了。猛然抬头时,嘴上还沾着一个,显得甚是好笑。

????“徐丞客气了。”冯智戴起身回礼,笑道:“总是公务太繁忙,休假了才能采购年货,忙活自家的事情。”

????“瞎忙,也没个正事。”徐齐霖伸手相让。

????宾主落座,简单寒喧问候几句,冯智戴便话入正题,“高州的种植基地,家父已经圈划完毕,完全按照徐丞的要求。不知何时派人前去,又要种何种作物”

????徐齐霖想了想,拱手说道:“代某多谢吴国公。明年某会派人去指导种植,至少也要两三年才能看到成效,倒也不急。”

????冯智戴点了点头,说道:“今年的甘蔗产量已经确定,冯家并未多收一斤。明年嘛,便要扩大种植量,产量也定然增长。家父之意,还是按照协议,冯家亦不多收。”

????徐齐霖愣了一下,目光闪烁,认为冯盎如此推让,必然还有别的意图。不过,这便宜该占还是得占。

????想到这里,徐齐霖再次拱手,说道:“吴国公慷慨,某先行谢过。”

ag亚游集团手机客户端|开户 ????冯智戴呵呵一笑,端起茶杯喝着,意有所指地说道:“大盈库造出清晰无比的宝镜,可是轰动长安啊!不知有多少富豪权贵、名媛贵妇欲得一面,这个元旦亦要牵肠挂肚,过得不安心。”

????徐齐霖淡淡一笑,说道:“此事已上达天听,陛下亦是同意在年后先行拍卖,再定价销售。”

????停顿了一下,徐齐霖又转圜了语气,说道:“当然,对于朝中王公大臣的需求,陛下的意思,也是要照顾一二的。”

????冯智戴目光一闪,听出徐齐霖的话中有些余地,显是也明白冯家要掺和镜子买卖的意思。

????有广州这个对外港口,冯家在海外贸易上可谓是得天独厚,所获的利润也是令人咋舌。

????而镜子作为奢侈品,数量又少,如果卖与藩商,甚至是直接销往海外,一面的获利就能抵得上一船商货。

????“我冯家自不会让徐丞为难。”冯智戴琢磨了一下,开口说道:“便是按明码标价卖与冯家,朝廷应会允准吧”

????徐齐霖沉吟着说道:“关键是数量不多,要照顾到方方面面的话,即便朝廷允准,冯家又能得到几面”

????冯智戴笑道:“那徐丞在外所说的每年只有二十面,想必是不确实的喽”

????徐齐霖也笑起来,说道:“有些水分,但也不是太大。”

????冯智戴点了点头,说道:“此事还请徐丞务必大力周全,在陛下面前多多美言才是。”

????徐齐霖微微颌首,说道:“那是自然。某与冯家的合作甚是愉快,当然会多加照顾。嗯,现在还不好定章程,待拍卖之后才作计较如何”

????“自当如此。”冯智戴说道:“便是现在想买,徐丞不好定价,冯家亦不知出价几何”

????徐齐霖说道:“冯兄见识得明白,某也不用为难了。”说着,他看了下天色,发出邀请,“冯兄便在敝宅用过便饭再走,进不了城,便在敝宅住下。”

????冯智戴笑着婉拒,找了个挺好的借口,起身告辞。

????徐齐霖送到门外,挥手告别,回到屋内,便拿过数张拜贴和礼单随便看了看。

????显然,冯家的礼最是丰厚,南霸天的底蕴,确是不一般。而其他送礼的,却多是名头响亮,尉迟环的也赫赫在列。

????这小子是代表老爹送的礼,为了尉迟门神的老婆能有镜子尉迟门神就算了。

????你说长得那么黑,还照什么镜子啊徐齐霖心中腹诽,让斯嘉丽把这些礼单都抄录一遍,改天交给李二陛下。

????这就是徐齐霖的狡滑之处,礼是收了,还让李二陛下知道。

????受贿在明处,或者说这不是贿赂,就是正常的人情往来。别人想用此事搞他,到李二陛下那里就会被挡下。

????镜子摆在那儿展览,确实让很多人心痒痒。除了想借机发财的,估计女人们最是热切。

????按照李二陛下的交代,徐齐霖已经送出三套镜子。毫无例外,就是太子李承乾、魏王李四胖和晋王李治,还有城阳公主。

????这样一来,长孙皇后所生的三儿四女就全都有了。而徐惠则是除了嫡王嫡公主,唯一拥有镜子的女人。

????宫中的妃嫔会不会排队去阿姐的宫里蹭镜子照呢徐齐霖想起那样的情景,就觉得好笑。

????可好笑之余,徐齐霖对李承乾、杜荷的不满也是更加浓烈。

????连兕子和新城都送了小昭礼物,算是过年的心意。阿姐也给了小昭一挂珠链,还拿了两个小金饼给徐齐霖。

????尽管这不是对所送镜子的报酬,可多少有个回报,也让人心里舒服不是。魏王、晋王、长孙冲也派人送来了礼物,唯独李承乾、杜荷,一点反应都没有。

????特么的,老子欠你们的啊!拿镜子好好照照,看自己是个什么臭德行。

????徐齐霖很生气,倒不是稀罕什么财物,就是对这两个家伙的处事很不满。

????好吧,反正这两个家伙也蹦跶不了几年了。一个被流放,一个被砍头,这个下场挺美的。

????徐齐霖想到这些,也就平复了心境。不跟他们一般见识,反正是走不到一起的,疏远更好。

????“阿郎”正坐在那里胡乱琢磨,斯嘉丽笑眯眯地走了进来,招呼着,“去指导一下糖葫芦呀,小娘子都着急啦!”

????徐齐霖有些犯懒,摆手道:“一遍不成就再沾一遍糖,很容易的。再说,某也没亲手做过。”

????斯嘉丽却不放过他,上前挽起他的胳膊往起拉,笑道:“走啦,走啦!自己坐在这里也没意思,就是在旁边看看也挺有呀!”

????徐齐霖嘿嘿一笑,稍显无奈地起身,被半拉半扯地拖了出去。

????小锅里糖已经熬化,但看颜色还欠些火候。虽然徐齐霖没亲手做过,可也知道糖要熬得发黄才好。

????“糖再多熬一会儿。”徐齐霖上前指点,拿起一串红果端详了一下,山楂没去籽,也行啊,就这么吃吧!

????“其实,把一个个的山楂扔进锅里滚一下,拿出来也好吃。”徐齐霖又想出了一个偷懒的办法,立刻招来了小妹的白眼。

????嘿嘿,徐齐霖干笑了两声,说道:“把苹果切成小块,做出来也好吃。”

????“奴家来削苹果。”阿佳妮一听吃的,那肯定是不嫌累,转身就去拿苹果和小刀。

????眼看着糖熬得微微发黄,徐齐霖拿起一串红果在锅里滚了一下,动作可能有点慢,粘得很。

????好吧,基本合格。徐齐霖把沾好糖的红果轻轻摔到了旁边的油纸上,笑道:“凉一下就能吃了,酸酸甜甜、消食解腻。”

????小昭看着晶莹的红果,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就站在跟前眼巴巴地瞅着。

????徐齐霖继续,动作迅速了不少,越做越是熟练,一会儿就把十几串糖葫芦做完了。

????这时,阿佳妮和斯嘉丽已经削好了一碗苹果,又串在竹签上,央求徐齐霖继续。

????“明天送进宫里,让阿姐和公主殿下都尝尝。”徐齐霖拿起一串红果,递给小妹,笑着交代道:“顺便把新出的冰糖也带去。”

????由于冰糖是自然结晶,耗时需要数月。而且,徐齐霖还要等数量差不多时,才好上市销售。否则,连送进皇宫的都不够。

????小昭胡乱点头,迫不及待地一口咬下去。咔嘣脆的糖,酸甜的果,简直就是小孩子的最爱,对她也不例外。

????“不粘牙就说明很成功。”徐齐霖笑着示意两个侍女也来吃,便随手把活儿交给了旁边学习的厨子。

????三个小丫头吃得欢快,还是斯嘉丽最好,知道给阿郎拿上一串。

????徐齐霖边吃,边想着明天去城里招呼大哥,过年的话,还是在外面比较宽松。城里有宵禁,总是觉得不够方便。

????尽管徐齐俜过了诠选,授职越王府文学。但这个官职,却不为徐齐俜所喜,有不去就职的想法。

????越王李贞,李二陛下的第八子,好武,长于骑射;好学,兼涉文史,有行政能力。在皇族中与十弟纪王李慎齐名,当时唐代百姓尊称他们:“纪、越”。

????这个李贞还算有点刚气,历史上曾起兵反武,兵败之后自尽身死。相比于那些苟延残喘的李唐宗室,徐齐霖对此还是有点赞赏的。

????但大哥自有他的想法,徐齐霖也不好相劝,便由他决定好了。毕竟各人情况不同,想法也迥异,走的人生道路也不会一样。

????就象徐齐霖,剽窃几首诗词是没问题,要他写姘五姘六的文章,立刻头大如斗;徐齐俜则是传统教育下的人才,文学功底深厚,尤善文诰,象什么中书舍人之类的官职,最为适合。

????而徐齐俜可能有这样的想法,也或许对李贞印象不太好。反正,徐齐霖搞不大明白,也不想过于干涉。

????“哥,要不要给陈娘子送面镜子”小昭吃了两串糖葫芦,稍微歇息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徐齐霖挠了挠头,觉得这事就是要办,也不能是自己来。大哥和陈娘子可能有意思,就是送,也应该是大哥来呀!

????可一想到那还魂的尴尬时刻,徐齐霖就觉得怪怪的。要真成了自己的嫂子嗯,幸好陈娘子记不得当时的情形。

????摇了摇头,甩开胡思乱想,徐齐霖有些难看地笑了笑,说道:“这事问问大哥吧,若是他要,就算是花钱买,对咱家也不是什么问题。”

????“你是大盈库库丞,还要花钱买”小昭撇了撇小嘴,对老哥以大盈库为家的禀性知之甚深。

????“今时不比往日。”徐齐霖一本正经地说道:“上上下下都盯着呢,想白拿徒然招惹非议。”

????小昭眨巴着大眼睛,不知道是真是假。旋即,注意力又被苹果块糖葫芦吸引过去。
Back to Top
TOP